极地西瓜

[迦周]今天魔王城也没有勇者光临

沙尘的彼方:

Cp:迦周


魔王迦尔纳x恶龙阿周那


ooc注意,放飞自我向注意


 


 


[01]


 


在这个世界尽头有着一座魔王城。


魔王城的外围常年被浓雾包围,永远不会有阳光落下,浓雾笼罩的森林中生存着无数危险的魔物,它们以闯入领域中的生物为食,此处遍地尸骸。


魔王城中有魔王,有恶龙,有盘踞在熔岩中的巨人,有邪恶的魔女,有骷髅的士兵和法师。


魔王是邪恶,这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所以派遣士兵,招募勇者去打倒邪恶的魔王,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02]


 


魔王城里非常冷清,里面只住着白发的魔王和漆黑的恶龙。


魔王叫迦尔纳,恶龙叫阿周那。


魔王城的领域内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其他的生物,曾经住在这里的巨人在几百年前去世,当时的葬礼办的非常盛大,邪恶的魔女五十年前回老家结婚了,偶尔还寄照片回来,骷髅士兵和法师换了一代又一代,最后一个也在去年变成了灰烬。


至于森林里的魔物们也早就把里面的食物吃光,早早的迁徙去别的地方了。


于是整个魔王城里只剩下魔王和恶龙,每天闲的发慌。


 


今天也没有勇者光临魔王城。


 


[03]


 


“你应该做一些更像魔王的事情。”


恶龙阿周那这样说道,漆黑的恶龙趴在魔王城的大殿里,按照设定恶龙应该是待在魔王城的城头威慑那些愚蠢的士兵和勇者的,但是现在根本没有人来魔王城,他也懒得趴在城头吹冷风。


“要做些什么,才更像个魔王?”


魔王迦尔纳坐在魔王的宝座上打理着他的武器,一把漆黑的长枪,他听到恶龙的声音后才抬起头歪着脑袋询问恶龙更具体的事情。


“比如抢个公主?”恶龙思索了一会儿后建议道。


“公主都被国王嫁去邻国了,剩下的只有王子和才五岁的小公主,我不能带走那么小的孩子。”魔王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恶龙的提议。


靠,你还记得自己是个魔王吗?


恶龙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再去理会魔王。




于是今天的魔王城也没有勇者光临。


 


[04]


 


“唔,是这里吗?”


“没,在往里面一点,嗯嗯……靠左靠左。”


“这里?”


“笨蛋太靠左了回来一点!真是的都做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那么笨!”


“啊……抱歉。”


“啊!就是这里这里……呜……”


 


魔王在给恶龙清洗身体。


真是可悲,这种原本是用来交给杂兵的工作在最后一个骷髅士兵化成灰烬后就必须要由魔王大人亲自上阵,每三天都要清洗一次,不清洗的话恶龙就会罢工,还会用蓝色的苍炎去烧魔王的白毛,洗的不满意也会被烧。


于是可怜的魔王只能拿起刷子用拿着枪去杀敌的姿态去清洗龙鳞。


……虽然他好像不但没有怨言还挺开心的样子。


 


恶龙阿周那心安理得的趴在地上接收着魔王大人的清洗,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幸灾乐祸,那点小情绪从他凶恶的面孔上当然是看不出来的。但是魔王迦尔纳经验丰富,他看了眼恶龙微微晃动的尾巴尖就知道对方心情不错。


“别分心,好好刷!”


恶龙非常难伺候,稍微有一点不满就会转过头朝着魔王的脑袋上喷火。


“知道了。”


魔王歪过头躲过了火焰,继续清理着每一片漆黑的鳞片,恶龙的每一片鳞片都反射着冷光,锋利又坚固,传说用恶龙的鳞片做出来的盔甲无坚不摧连熔岩都无法融化。


不过真漂亮啊。


趁着恶龙没注意,魔王大人偷偷的摸了摸那光滑的鳞片。


恶龙的尾巴尖又晃了晃。


 


所以今天的魔王城还是没有勇者光临。


 


[05]


 


传说恶龙有三个爱好,吃人,公主和财宝。


前两个恶龙阿周那表示唾弃,人不好吃,他也不喜欢公主。


但他喜欢财宝,正确的说是亮晶晶的东西。看到难说就会眼红的上去扑,这是本能,没有办法抗拒。


传说恶龙阿周那在魔王城的地下有一个巨大的宝库,里面装满了金银财宝,也许他才是魔王城最富有的人,至少比那个一穷二白的魔王要好。


不过这魔王还是有几样东西很让恶龙眼红的,比如那闪亮亮的白色头发,再比如他身上黄金的铠甲。


这两样东西没办法搬回宝库,所以恶龙阿周那只能在眼红的时候把魔王迦尔纳圈在两个爪子中间,然后两眼一闭开始睡觉。


——魔王迦尔纳在恶龙的两个爪子中间抬头望天,心想今天也要在发呆中度过一整天。


 


勇者呢,今天也还是没有光临魔王城。


 


[06]


 


今天魔王城的领域出现了入侵者。


已经好几年没看见入侵者的魔王和恶龙贼兮兮的趴在魔王城城头,一个用魔法一个用千里眼观察着这么多年来第一个闯入魔王城的入侵者。


不是森林外村子里迷路的小孩,也不是因无法在一起而私奔一同寻死的恋人,也不是被追杀到走投无路的犯罪者——而是一群身穿铠甲配备着长剑,胯下骑着骏马旗帜上有着王国标志的士兵。


万岁,数十年来的第一个入侵者!


白发的魔王眼睛闪亮的看着魔法眼中浮现出来的几个人类的姿态,旁边的恶龙高高的翘起尾巴,黑棕色的瞳孔紧盯着那群人不放,那眼神仿佛在看什么上好的牛排。


 


森林里已经没有魔物了,魔王城里除了魔王和恶龙也没有其他的生物了,但迦尔纳和阿周那都无声的决定了哪怕有些寒掺也绝不怠慢这些久违的访客。


恶龙阿周那抖了抖鳞片和鬃毛,心里暗暗庆幸他昨天才清洗的身体,他吐了口苍炎,但愿他不会因为太久没有对付入侵者而身手退化。


魔王迦尔纳先摸了回去,他的魔王座太久没有使用,上次看的时候好像隐约看到了旁边结了蛛网。


 


可喜可贺,今天魔王城终于迎来了勇者(?)!


 


[07]


 


“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勇者!!”


 


恶龙阿周那气愤的闪动着翅膀,他的鳞片微微上扬,吐息中还夹杂着苍炎。通过以上特征迦尔纳明白了他的恶龙现在心情很不好。


时隔多年这座魔王城终于迎来了勇者,哪怕森林里已经没有魔物,哪怕魔王城里已经没有除了魔王和恶龙以外的生物,但他们还是好好的做好了迎击勇者的准备。


既然没有森林中的魔物,也没有了徘徊城中的骷髅守卫,那么恶龙只好自己亲自上阵,他是世界上最凶猛的魔物,仅次于魔王的灾难。他口中的苍炎甚至比岩浆还要炽热,他的鳞片无坚不摧,只有最勇敢的战士才能给他带来伤害。


恶龙阿周那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自信,并对久违的战斗昂扬起了斗志。


魔王迦尔纳坐在魔王座上看着阿周那离去,其实他也挺想去的,但是魔王是最终boss,不到最后都不会出场的,所以他要做的只是老老实实的坐在魔王座上就行了。


 


其结果就是可怜的人类还没来得及在森林中刷小怪练级,就直接碰上了最终boss魔王前的一个大boss恶龙,而且还是干劲满满的恶龙。


然后惨遭团灭。


 


回来的恶龙阿周那一点都不开心,凶恶狰狞的恶龙回到魔王的身边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你可见过如此懦弱的人?在见到我的瞬间他们甚至连剑都握不稳,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向一个魔物下跪求饶!”


“真正的勇士不该如此!他们应该勇往直前,对着我也毫无畏惧的将剑锋对准我,迎击我的火焰,避开我的利爪,用剑刺入我的眼睛!”


恶龙阿周那眯起他唯一弱点的眼睛,高昂着脑袋似乎回忆起了非常久远的事情。


 


魔王迦尔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让他的恶龙平静下来。


“所以——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干脆直接跳过了过程,迦尔纳询问结果。


“他们都消失在了我的火焰里。”


恶龙冷冰冰的回答道。


 


结果——魔王城今天并没有迎来真正的勇者。


 


[08]


 


“好闲啊。”


“好闲啊——”


 


自从上次有人入侵魔王城之后魔王迦尔纳和恶龙阿周那又一次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遥看这个世界的历史,他们一定是最差的一届魔王和恶龙。


“上次见到阳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要想在魔王城见到太阳,那一定是魔王死去的时候。


“嗯……几百年前……吧?”


“别认真的去想,会老年痴呆的。”


“嗯。”


“………………”


“………………”


“真想见见太阳啊。”


“……是啊。”


然而魔王和恶龙都无法离开魔王城,无法离开那片浓雾。


 


今天魔王城的魔王和恶龙也在等待着勇者。


 


[09]


 


魔女久违的寄信来了,会动的魔法照片上是她和她的宝贝女儿,看来她在老家过的不错,只是信上说她的爱人在去年和别的女人偷情,她一个没控制住就把他和那个女人吊在十字架上烧了。


世事无常。


“她们俩长得真像。”魔王迦尔纳指着照片里的魔女母女,照片里的小魔女奶声奶气的说以后也要成为魔王城里最邪恶的魔女,要和魔王大人结婚。


对此恶龙阿周那呼了口龙息,表示不屑。


魔王迦尔纳摸了摸恶龙脖子上的鬃毛,继续看信的内容。恶龙阿周那趴在一旁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准备睡个午觉。


 


反正今天还是没有勇者来魔王城。


 


[10]


 


他少见的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阳光还有微风,绿草和花朵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天空不是昏暗的灰色而是通透的蓝色,甚至能看见远处有飞鸟掠过。脚下是流淌的溪水,水流过赤裸的双足,皮肤传达到大脑的是清爽的冰凉。


多么美好的日子。


而沐浴在这样的天空下的自己也不是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一头黑发,身着白衣,手中握着巨大的神弓,那个身姿令人怀念,只是他有点回想不起面孔。


他仰起头,沐浴在阳光下,好似下一秒便会回归太阳。


 


——魔王迦尔纳睁开双眼。


没有绿草和花朵,没有蓝色的天空,没有成群的飞鸟。有的只是永远不会散去的浓雾,昏暗的天空,阴暗的魔王城——


以及睡在旁边的,漆黑的恶龙。


 


真想见见太阳啊。


前段时间恶龙这么说过。


……是啊。


魔王也是这么想的。


 


勇者,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来到魔王城呢?


 


[11]


 


机会难得,来说一点和魔王,恶龙无关的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的尽头有一座魔王城,那里住着邪恶的魔王,可怕的恶龙,狡猾的魔女,力大无穷的巨人,以及无数骷髅士兵和法师。


魔王是邪恶的,他到处破坏,杀戮,整个世界都被覆盖了绝望的色彩。


必须打倒魔王!国王召集士兵,招募勇者,为了讨伐魔王有无数人站了出来,但都有去无回的死在了魔王城。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两位勇者——持枪的勇者和持弓的勇者。


 


持枪的勇者出身贫寒并且低贱,但却凭着一身武艺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从神的那里得到了可是弑神的神枪。


持弓的勇者在众人的期望中出生并成长,他是被神所认可并宠爱的孩子,他从神那里得到了可以射下太阳的神弓。


——如果是他们,一定可以打倒魔王!


这是众人的期望,众神的期望。


持枪的勇者和持弓的勇者踏上了旅途。


 


[12]


 


没有人知道持枪的勇者和持弓的勇者是一对异父的兄弟,但许多人都知道他们互相竞争,互相比拼,关系绝对称不上好。


他们在世界最高的山峰处决斗,如今山腰处那巨大的空洞便是他们的所为。


他们在魔物盘踞的沼泽中竞争,各自杀死了六百六十六头凶狠的魔兽。


他们的传说遍布整个世界,随手翻开一本传说和童话,都写满了他们的故事。


 


而终于在那一天,持枪的勇者和持弓的勇者来到了魔王城。


 


[13]


 


所有传说和童话的最后,都是以两位勇者杀死了魔王,拯救了世界为结局的。


所以今天,来说一点稍微不同的故事吧。


 


持枪的勇者的神枪贯穿了巨人的身躯,那流淌的岩浆也无法胜过那黄金铠甲的光辉。


持弓的勇者的箭矢刺穿了恶龙的瞳孔,哪怕是世界上最凶狠的魔物也无法让他感到畏惧。


他们并未合作,他们是永远的宿敌,他们无法让自己慢对方一步,也不允许对方被任何人超越。


最终神枪与神弓同时命中了魔王的心脏,那天笼罩魔王城的魔雾被光芒所破开,太阳的光芒降下,似乎要洗净一切的黑暗与绝望。


 


……哎呀哎呀?以为故事就这么迎来了happy ending吗?


如果是这样,那也不是什么特别有趣的故事了吧。


虽然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也……又老套,又悲伤,也让人感到无可奈何。


 


[14]


 


那是来自魔王的诅咒,永恒黑暗的诅咒。


手持神枪的太阳之子的心脏变成了混沌的漩涡,在那里出现的是新生的漆黑的心,魔王的心。


手持神弓的雷神之子的身上沾满了漆黑的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着的是苍炎的血,恶龙的血。


诅咒,诅咒——我要诅咒你们。


太阳之子那颗燃烧的心脏变成了魔王的心脏,他的神枪染上了漆黑的颜色。雷神之子的身躯变成了漆黑的野兽,那双眼睛化作了狰狞的龙瞳。


悲伤吧,痛苦吧,绝望吧——神之子们。


你们将化作新生的魔王与恶龙,永远永远的困于这片魔雾之中。


直到勇者出现,贯穿你的心脏,刺穿你的瞳孔,太阳再次出现在魔王城,结束你们的生命。


 


啊——多么狡诈,多么可恨的诅咒。


于是勇者们于魔王城一去不复返。


 


[15]


 


谁都不知道持枪的勇者化作了魔王,持弓的勇者化作了恶龙。


所有人都坚信勇者们的胜利,期待着英雄们的凯旋。


 


“住手,住手吧——”


勇……白发的魔王手里握着漆黑的神枪,神枪刺入了恶龙的喉咙,将其死死钉入地面。


恶龙愤怒着,暴怒着,他的弟弟那颗人类的心被龙的暴虐和魔王的诅咒所侵蚀,那双眼睛里燃烧的是灼热的苍炎。


魔王最后的诅咒击碎了所有的荣耀与尊严,将骄傲的神之子变为了丑陋狰狞的怪物,那份不甘和愤怒该如何宣泄?最终那怒火化作了龙的苍炎,似乎要把一切都席卷进去。


而这次没有勇者了,魔王将漆黑的长枪刺入恶龙的身体,看着蓝色的血液流出。


那蓝色的血像泪水一般的刺眼。


 


“冷静点,平静下来……”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有安抚自己宿敌的一天,哪怕是异父的兄弟他们也是水火不容的,他那天生拥有了一切的兄弟有着无比的自尊和骄傲,高傲又耀眼。


而现在——他觉得他的兄弟在流泪,或者是自己也在流泪。


可惜魔王和恶龙都不会流泪。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不善言辞的他笨拙的组织着话语,抚摸着兄弟狰狞凶狠的面孔,闭上眼不去看对方狼狈的样子,仿佛是想留住对方那最后一点自尊。


“没事了,阿周那……阿周那……”


魔王轻声叫着恶龙的名字。


“没事的……我……我还在这里。”


 


“啊……我听见了……”


恶龙狼狈的睁开眼瞳,那双眼里的苍炎终究还是熄灭了。


“我听见了……迦尔纳……”


恶龙呼唤了魔王的名字。


 


[15]


 


真是可笑又可悲的故事啊。


曾经的勇者,曾经的宿敌分别化作了魔王与恶龙,不会流泪的魔王和恶龙在这片阳光无法照耀,众神无法窥视的浓雾中,像是受伤了的兽一般,无声的互相舔舐着伤口。


白发的魔王坐在魔王座上,漆黑的恶龙盘踞于城中,一天又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着。


——等待着勇者的到来。


 


[16]


 


“怎么突然想起了那么久远的故事?”


“没什么,突然之间回想起来罢了。”


“真是无聊呢。”


“是啊。”


“真想见见太阳啊。”


“总有一天会的。”


“……是啊。”


 


在这个世界的尽头,被永远不会散去的浓雾所笼罩的地方,有一座魔王城。


那里住着白发的魔王和漆黑的恶龙。


他们一直在等待着勇者的到来。


 


只是,今天难得的回想起了过去的一点事情。

关于曾经一片蓝天白云之下,被绿草和花朵笼罩着的,两个勇者的故事。


评论

热度(221)

  1. 嗣弥-今天想写点什么吗?沙尘的彼方 转载了此文字
    魔王与龙——还是转载了这个梗,感谢太太的创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