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西瓜

【黑百合X猎空】斯德哥尔摩情人

辞镜:

Chapter 13


在说完那句话之后,猎空再也没有力气去听黑百合是否有回应,她身上的每一处都酸痛无力,甚至连靠着墙支起身子都做不到,她就那样昏睡在冰冷地板。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仿佛听到有脚步声停在自己身侧,来人弯下腰,猎空感到那人伸出手臂想要捞起她的身子,同时,一阵熟悉的冷香袭来。猎空瞬间清醒了不少,顿时像一尾离开了水的鱼,胡乱扑打着手脚想要远离黑百合。


看出猎空尚不清明的眼中却已经流露出害怕与抗拒,黑百合叹了口气,音调放得无比轻且慢,企图安抚猎空的情绪。


“听话,我帮你清理一下。”


猎空此时哪还听得进这些,她只想远离眼前的人。她不知道这个人在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自己之后,还怎么能这样心安理得地和自己说话。


黑百合看猎空仍旧毫不配合,皱了皱眉,不由分说地一把将她抱起,脱掉那些已经缠作一团的衣物,紧紧箍住那一双拍打着自己的手臂,将人放进早已将水温调到合适的浴缸里。


猎空身上有几处伤口已经见血,哪怕是在恰到好处的温水里也会觉得刺痛。但更多的是淤青,酸痛得发紧的身子经过温水的浸润慢慢轻松下来,但是她仍浑身无力,黑百合凑上来帮她冲洗着伤口,用毛巾轻轻擦拭皮带留下的淤青,猎空只是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视线也一直落在别处,根本不瞧黑百合一眼。


黑百合不以为意,似乎接受了猎空的冷漠。而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懈怠,清洗完猎空伤痕累累的身子,又仔细地涂了药水,再温柔地为她穿上睡裙。她的眼中甚至浮现着与外表不相符的怜爱与疼惜,若是仔细端详,还会发现在那双幽深的眸子之后,还藏有几分从未出现过的悔意。


然而,这些猎空都看不到,虽然不如之前那般抗拒得激烈,但她仍然不去看黑百合,连一抹余光都不愿给予。


黑百合如来时一般将猎空抱着,但这次,是将她放在自己温暖柔软的床上。


房间内比客厅里要温暖许多,空调里传来细微的暖风声。而猎空躺在床上之后一动不动,双眼睁着,仿佛失去了灵魂。


“快把被子盖起来睡觉了,莉娜。”黑百合说。


猎空仍旧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黑百合有些无奈,面对这样的猎空她毫无办法,最后只能说:“好吧,莉娜,究竟怎样你才会乖乖睡觉?”


猎空慢慢地坐起身,声音冷淡:“你应该为你的所作所为向我道歉。”说完,当她看到黑百合眼神变得晦暗不明,她心中一紧,随后暗自骂了自己千万遍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骄傲如黑百合,怎么可能为自己的错误道歉?何况,她都未必认为这是错的。自己的要求,说不定会更加触怒她。


然而,黑百合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对不起,我不该为任务的事迁怒,我……”她垂着头,看不清神情。


黑百合后面应该还说了些什么的,但是猎空觉得自己都听不见了。


当她说出“对不起”的那一刻,猎空便已经惊讶不已。


她居然真的会为自己道歉……这样想着,当回过神来的时候,黑百合正说到最后:“你能原谅我么?莉娜。”


猎空叹了口气,那里面包含着复杂的情绪,有挣扎、纠结,也有深深的无力感,更确切的说,是无奈。她有时候会恨这样的自己,但却又一次一次地无法狠心。


良久,当黑百合以为自己得不到谅解的时候,猎空开口了:


“对于你,我永远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


月光洋洋洒洒地照在猎空身上,那些深深浅浅的伤痕却无法被隐藏,她的样子像个受难的圣女,以自己的痛苦换取对别人的救赎。


黑百合突然转过头,背对着猎空,她披散的长发投下深深的阴影,猎空隐隐约约看到她似乎抬起手抹了抹脸,但是只是片刻,她便又回转过来。猎空看着黑百合,睁大了眼睛。


她居然、黑百合,居然哭了。看得出她不想被看出自己流过泪,但虽然眼泪已经被擦干,那盈盈的水光却不会说谎。


猎空瞬间慌了神,她从未想过流泪的会是黑百合。在她的印象中,黑百合的情绪虽然不稳定,但从不会哭,她甚至觉得她的泪腺在改造中被去除了。此刻看着她的样子,猎空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不该出言安慰,她也不知道安慰的话该说什么。


于是,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叹了一声,认命地闭上眼,以那双纤细的手臂紧紧环住了黑百合的身体。


恍惚间,似有滚烫的液体滴落在背上,猎空知道那是黑百合的眼泪。此时她们拥抱着,恰到好处的角度让黑百合得以不用顾忌猎空的目光,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泪是如此滚烫,而她已经想不起上次流泪是什么时候。


而一旦哭泣,眼泪便会决堤,方才黑百合已经是强忍泪水,而现在她再也忍不住,最开始尚是无声的流泪,到了后来,喉咙里虽是压抑着的哭声却已经隐藏不住。


猎空突然觉得有些不忍,虽然黑百合伤害过自己很多次,但她仍觉得,自己不该让她落泪。


“好了艾米丽,别哭了,别哭了……”猎空笨拙地安慰着,却未曾想到自己说着说着竟也带上了哭腔,一时间,紧紧相拥的两人都流着泪,却又都倔强到双肩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月光也已经在云层中穿梭几次,柔和的光晕再次投射下来,而这次,再不是猎空一人沐浴着月色,黑百合也是一样。当她们终于不舍地松开彼此,猎空仔细地看着黑百合,她从未想过,一向喜欢阳光的自己,竟会有一刻像此时这样,看着黑百合在月晕下的样子,再也移不开双眼。


她不得不承认,黑百合较之于白天,是更适合黑夜与月光的存在。那深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庞、黑色睡裙下包裹的隐约曲线,这一切都让她像个真正的月亮女神,清冷,却又难以言说的美。


猎空甚至觉得,黑百合在她心中永远都是无与伦比的,不管是她冷淡的样子,还是极少能见到的柔和一面,甚至是她发怒的样子、哭过的样子,在自己心里,都是百般美好。


是独属于她的那份美好。


就算自己永远不能背叛心中的原则,就算自己正在沉沦于这易碎且病态的爱情里。猎空想,那我也甘愿坠落。


而黑百合从方才起便不知道在垂着头想些什么,当猎空回过神,黑百合也恰巧抬起头,四目相对,黑百合的双唇翕动了两下,似乎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这在一向雷厉风行的她身上可不多见。好在,她最终还是开口了:“莉娜,我有句话想说给你听。”


猎空摸索着黑百合撑在身侧的手,触碰的刹那便紧紧握住了。察觉到了猎空的鼓励,黑百合也翻转手掌,两人十指相扣,黑百合的唇终于再次轻启:


“我要收回之前说过‘不会允许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让你受伤’的话——”她略微停顿,“我向你发誓,以后,别人自不必说,就算我自己,也不会伤害你一分一毫。”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