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西瓜

自己过把瘾……

大卫:

1.宇智波斑的移动城堡

带土在他小学毕业的那天,决定偷偷溜去网吧,结果路上被高中生勒索。为了保护和自己一起的同班同学卡卡西和琳,这位英勇的小朋友被打了一顿。他让卡卡西和琳先跑了,于是只剩他一个,在大雨里寂寞如雪的倒地不起,泪流满面,虽然很委屈很痛,但他是男子汉,他不想哭。

此时,一个穿羽织穿和服的陌生男子打着一把纸伞走到他面前。带土心想,现在谁还穿的这么老气啊,一定是个老头子。他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老头……”。

老头动了动白袜子里的脚趾,木屐向他靠近了一点。
“年纪小小就这么会惹麻烦。”

“快走,臭老头,如果想看笑话那也得扔点钱。”

老头没有扔五百円给他,而是放下了伞。他看起来一点都不老,留着毛躁的长头发,眼神平静无波。他把浑身湿透的带土抱了起来,而后拿起伞,带着他离开了这片战场。

雨幕里,带土觉得自己像个战士,被神秘的法师救助,一种奇妙的感觉在胸中丛生,仿佛这个老头正带他离开世俗,离开社会的束缚,离开人间。

去哪里呀?
带土问。

不去哪里。
老头回答。

男孩龇牙咧嘴的笑了一下,看起来很疼但又莫名其妙的开心,傻乎乎的。
冒险!太好了!

……

然后懒得写了,反正带入宫崎骏的电影吧,一模一样的剧情,然后会有火影原著的剧情彩蛋参杂在一起。


2.牧神

孤儿院连续走了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好朋友,琳和卡卡西。琳被一个金头发的大胸美女带走了,似乎还挺开心的。卡卡西被一个同样是金头发,但看起来更加阳光的男的带走了。

没多久,我也被收养了。
被一个看起来很阴沉,令我觉得害怕的男人。

卡卡西曾回来看望过我,他对我吐槽,水门(他的养父)求着他叫爸爸,他觉得很膈应。我看着他耷拉着的眼皮,觉得有人肯要你就是天大的运气。唉,不去想那个笨蛋了,笨卡卡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说领养我的那个人。

他叫宇智波斑,和我一个姓。长得和我也有点像,留着黑色的长头发,炸得乱七八糟,但近看就会发现头发都是很柔软很细的。他没有要求我叫他什么,也不怎么说话,穿着古板正经的和服,跟走在路上的那些老头差不多(现在的年轻人都爱穿西服,兜院长和大蛇丸老师也是)。我不怎么敢跟他讲话,直到有一天外面下了大暴雨。

那个晚上我很害怕,以往只要一打雷,我就光速窜进笨卡卡的被窝,求大佬庇护,现在好了,没有大佬了,只有个老头。但我实在是害怕,真的很很很很害怕。只要雷声一响我就觉得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站得笔笔直,手里提着带血的西瓜刀。

害怕极了。所以我就提着枕头跑出了房间。

斑的房子又宽敞又空旷,白天如果有太阳就会很明亮,院子里种着可人的白色粉色的海棠树,还有几颗柚子树,绿油油的宽厚叶子下缀着灯笼一样的大柚子,特别好看。我平时很喜欢坐在走廊上晒阳台,或者用扫把去捅柚子。这种时候,老头就坐在走廊上喝茶,他不会离我太远也不会离我太近,只是看着我,或者看着天上的云。他在陪我,亦或是让我陪着他。管他呢。

但是大房子就这点不好,两个人住太空了,天一黑又吓人。我一出门就腿抖,几乎是以短短十一年生命里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斑的房门前。我急切地敲门。

“老头!老头!”

“开开门吧!”

“哎!”

“好吧好吧不叫你老头了!叔叔!快开门!别睡了!”

“爸啊!开门吧!”

我喊得连脸皮都不要了,腹诽着宇智波斑是不是猪,睡得这么死。

砰——

门开了,屋里亮着灯,宇智波斑逆着光站在门口。

“怎么了?”他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黑眼睛那么深那么深,我看不到底。

“我……”他突然出现,我倒说不出话了,“那个……呃……”

还没等我错词完毕,斑已经把我抱了起来。他的怀抱温暖有力,心跳声沉沉地打在我的身上。

“原来你害怕打雷,平时横冲直撞的。”他说话的时候,胸口的震动让我也震动了。

“老头!你不是平时不说话的吗!”我恼羞成怒,“害怕打雷怎么了!我,我是小孩子呀!”

老头笑了,他毛茸茸的头发荡下来,落在我的眼前。他抱着我坐到床上,关掉了灯,室内顿时一片漆黑。“睡觉了,不许闹了。”

我讷讷的嗯了一声。

他抱着我躺下,黑头发像一张毯子盖着我。毯子外面是他热乎乎的手臂和胸口,然后是被子。我蹭到他跟前,用脸颊擦了擦他的脸。

“为什么平时离我好远呢?”

“我害怕太亲近你,而你终有一天会远离。”

“我怎么会远离呢!肯定不会走的。”

“但你会长大的。”

老头尖尖的下巴磕着我的脑袋,温暖的大手摸着我的背和脖子。

很安心。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