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西瓜

孕育23(双飞)

琳听诗音:

  安吉拉在研究室收拾了点东西后,驾车连闯了三个红灯回家。拧开家门,母女两一个在沙发,一个在厨房。很好,刚好都在。


  “安吉拉?你回来了?”


  法芮尔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兴奋,自从上次失控之后安吉拉一直在生她的气。


  “今天有些累,想早点回来休息。”


  脱鞋,挂外套,安吉拉看了眼手里的箱子,轻声叹了口气,明明气的都想从研究室把炸弹带回家了,结果转了半天,还是拎了一箱药回来。


  “一直提着,不重么?”


  法芮尔接过安吉拉手里的箱子,轻柔的在她眉间印上一吻。“欢迎回家。”


  “法芮尔……”


  “嗯?”


  “没什么,帮我放到储藏柜里好么?”


  想要质问的话在喉咙口兜了个圈,又咽了回去。


  “安吉拉,家里已经有很多药啦。”


  “亲爱的,能帮忙收拾下么,这些药是给安娜治腰痛的。”安吉拉有些疲倦,中午没有休息,加上如果之前的猜想是真的话,那真的不太好受……


  “安吉拉,你回来了?”厨房里的老人闻声探出了头,今天似乎比以往早了很多啊,她饭还没有做好呢。


  “需要帮忙么,安娜。”安吉拉握紧了拳头,指节一节节的凸出,说不生气是假的,可是又有什么理由去责怪这两个深爱着自己的人呢?


  “不用,不用,厨房油烟大对孩……咳,对你们这些孩子不好。”


  安娜笑了笑,努力掩饰着尴尬。


  “对了,想吃什么,尽管说,法芮尔会飞着给你买回来的。”


  “好。”


  安吉拉闭上眼睛,紧握的拳头又无力的松开,怎么办呢,这两个人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也无法让人发脾气。


  熟悉的芝士香气从厨房里飘出,安吉拉知道那是自己喜欢的瑞士芝士火锅,可是对于她们来说,浓厚的芝士未必合口味,明明她也吃得惯其他菜的。


  “亲爱的,吃饭了。”


  “嗯。”


  安吉拉落座,才发觉椅子被细心的加了靠垫,纠结的心一阵暖一阵凉……


  “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她抬头,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和决心。


  “法芮尔,你想要个孩子么?”


  “咳!”


  “妈妈!?”


  “没事…呛到了,你们继续。”


  法芮尔抽了张纸递给母亲,实际上她挺喜欢小孩子的,只不过安吉拉不说,她也不会提出要求。


  “安吉拉想要么?”


  “我在问你,法芮尔。”


  “嗯……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生一个。”


  “我们?你想谁来怀孕呢?”


  呃……像是一道无解的难题,法芮尔低头陷入沉思,她亲眼见到黑百合孕期的各种不适,身材一天天的改变,也见到过猎空为了照顾孕妇,辛苦的每天几乎只睡三四个小时。


  “嗯……安吉拉,要不还是算了吧,我觉得现在挺好……”


  法芮尔低头,手指在发辫上一圈圈的绞。舍不得也不舍得,怀孕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无论安吉拉扮演哪个角色,都太辛苦了……况且她还有永远做不完的工作……


  “那如果我怀孕了呢?”


  咣当!有铁勺落入碗底的声音。


  “你……你怀孕了?”异口同声。


  “我是说如果。”安吉拉轻放下刀叉,这对母女有时候真的特别像,比如现在。


  “啊……吓我一跳,亲爱的。”法芮尔如释重负。


  “你不喜欢?”


  “不不不,如果一定要选的话,还是我来生吧,安吉拉你可以继续工作,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再说妈妈也在。”


  法芮尔有些语无伦次,腼腆的低着头,这大概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法了。战士就算少一个也无所谓,可是,谁都需要医生……


  一时无人接话,偶尔有刀叉碰撞碗壁的声音。


  “你们先吃吧,我出去走走。”


  一碗饭,竟动都没有动过。


  “啪”如墨夜色中点点火光,也许是深秋了,夜格外凉。


  该死……安娜有些后悔没有拿上外套,这会冷的只好靠烟来麻痹自己。


  “我以为你已经戒了,安娜。”


  “安吉拉?”


  回头,对上那双担忧的蓝色眼眸。印象中这个年轻的医生总是爱跟着自己,当初她刚来守望先锋的时候,没个能说上体己话的人,她总是拿着笔记笑意盈盈的找她聊天,那双碧蓝的眼睛就像一汪浅浅的湖泊,一下就看到了底。她对她,渐渐像对女儿一样怜惜,后来那场意外发生,她一度以为她们之间的交集就此结束,直到法芮尔小心翼翼的将她领到跟前,说要娶她为妻。


  “咳……”


  哦……该死。安娜看着眼前的人有些难受的掩住口鼻才幡然醒悟,夜色中唯一的一点火光被熄灭在垃圾桶里。


  “抱歉安娜……我最近对烟味有些敏感。”


  “不……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安娜苦笑了下,她欠她一个道歉,无关长幼。


  “安吉拉……那天是我……”


  “所以你会戒烟的对么?”


  是夜色太浓,还是她眼睛太过朦胧,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女人倔强的看着自己,碧蓝的眼睛仍旧是一湾浅浅的湖泊,一眼就看到了底。她没有变,就算历经了20年战场的无情和生死,她内心依旧善良的不成模样。所以,她生气,她惊讶,甚至是难过想要哭出来,可她还是选择了原谅。


  “对不起……我的女儿。”安娜轻轻将她抱进怀里,她原来这么瘦,这么凉。


  “以后……可以跟我商量下吗,妈妈。”


  怀里的人回抱住她,有泪点点,濡湿了彼此的肩。


  夜深,有人轻手轻脚的靠近沙发,哧溜一下钻进了想念已久的温暖怀抱。


  “安吉拉?!”


  “嘘,妈妈睡了。”


  修长的食指抵在唇上,将所有的惊讶都化作了绕指的柔情。


  “法芮尔,我累了。”


  20年的倾心付出,她将最美好的时光都用在了事业上,也许是时候休息了。


  “明天要不要我帮你请个假?”


  “嗯,请十个月吧。”






我好勤快……换了种方式处理矛盾。温柔的医生姐姐啊……医者仁心嘛,所以,好好休息吧。希望这样的方式你们也喜欢~~~后面终于可以写英法了!快了,快了快生了啊!我标签贴的好乱啊……希望新踩进来的不要嫌弃才好。

评论

热度(142)

  1. 最爱小鹰法芮尔琳听诗音 转载了此文字